又忙又累,身体如何吃得消?学教练式管理,老板解放,业绩暴涨! 点击咨询详情
101期教练式管理
NLP学院网全国分院图
首页   >   音乐疗法  >   音乐疗法访谈  >    内容

用音乐修复心灵的人

作者:佚名|文章出处:北京青年报|更新时间:2009-04-24

  2003年,中央音乐学院将开设一个全新的专业———本科音乐治疗专业。高天,是国内从事这一“新鲜行业”的第一人。这一切,开始于那年他自己接受了真正的音乐治疗。

  ■“异想天开”的音乐教师

  音乐治疗专业起源于美国,是一种科学的、系统的干预过程,治疗师通过对音乐体验的各种形式,来帮助被治疗者达到健康的目的。高天原是陕西音乐学院教师,1986年赴美入Tempel大学,学习音乐治疗专业。赴美之前,他就一直在关注音乐治疗这门学科。当时,他周围的人听到音乐治疗的字眼都感到很陌生。有的开玩笑说:我现在感冒了,你用音乐给我治治看?高天经常被人弄得尴尬不堪。面对人们的嘲讽和不解,高天依然对音乐治疗兴趣盎然。他开始也是从一些报纸上了解到:牛听了音乐能多产奶,人听了音乐病好了等。后来高天的父亲去美国做访问学者,从国外给他寄来一些资料。在看过这些资料后,使他对这个学科的认识越来越清晰,研究它的决心也越来越坚定了。然而20世纪80年代初,国内极为有限的音乐治疗专业书籍,已无法满足高天的学习需要。在父亲的帮助下,1986年,高天决定去音乐治疗的发源地———美国,接受正规系统的专业学习。当时,他的女儿出生才只有8个月,妻子对他充满了依恋。尽管如此,妻子还是支持他出国深造。

  ■美国不是天堂

  到了美国,高天真正领悟到,对于贫穷的中国留学生来说,美国绝不是天堂。一踏上美国国土,他就开始半工半读,第一份工作就是在餐馆里洗碗。老板每次发工资时还阴阳怪气地对他说:高天,你发了,你在这里一天就赚了在中国内地一个月的工资。其实,高天干的是最累的活,拿的却是最低的工资。那点钱还不够高天交学费的。每次交学费时他都得向人家借钱,然后再用奖学金及后续打工的钱积攒著还。体力上的辛苦,生活上的艰苦,对于经历过知青年代的高天来说并不算什么。他感到难熬的是孤独和寂寞。在紧张劳累、孤独寂寞的半工半读求学生活中,有两样东西一直支撑著他,一是音乐,音乐可以帮他解乏,舒展灵魂;更主要的是思念,思念妻子和女儿使他的情感永远充满活力,他一想到妻子和女儿,心里就有了慰藉。无数个孤独的夜晚,他一无所有地独自走在河边小路上,冷风吹著他形单衣薄的身影,他伸手抓不到任何可以依恋的东西,只有默默地用思念取暖,他孤独的心灵只能紧紧抓住远在天边的而又属于自己的亲情。然而,当高天的海外求学进入第六年时,他赖以取暖的亲情发生了意外。

  ■相见便是分离

  高天去美国之后,与妻子沟通的主要方式就是写信。在他思念家乡、思念妻子时,就疯狂写信,一封接一封地写,妻子也一封接一封地回。这样疯狂写了一年半以后,高天慢慢发现妻子对他的回信越来越稀、越来越少了。高天急了,一个劲地写信追问这是为什么?为什么?!大海茫茫,天各一方,相思断肠的高天怎么也不明白自己朝思暮想的妻子如今怎么如此冷淡。在高天一封接一封信的催问下,妻子坦诚地向他表露了心迹,她在信中说,夫妻之间离别一年多后,情感自然而然地淡化了。她的话虽然非常轻描淡写,但对于高天来说,不啻是电轰雷击。高天几乎被击倒了。他祈求妻子别忘了他,别忘了远在天边还有一颗忠贞不渝的心在牵挂著她,思念著她。然而,感情就像枝头花瓣,一旦离枝坠落,就只能随风飘去。尽管如此,高天还是在作不懈的努力,他的信依然是那么多,他的情感依然那么澎湃。他像杜鹃啼血一样的呼唤了妻子四年半,这时一个意外消息让他激动不已,妻子答应到美国来。高天激动得彻夜难眠。他的苦心苦情终于没有付诸东流!高天马上托人给妻子办理到美国的手续。妻子在高天的热切企盼中来到了美国。高天去机场迎接她,仰望著飞机徐徐降落,他的心突突地狂跳不止:六年,分别六年了!这么多年,我在美国打光棍,实际我是有太太的,我不是光棍,不是光棍!妻子走来了,高天激动地张开双臂去拥抱她,可他没想到妻子递给他的不是自己的娇躯,而是一个手提包。过去高天长期住的是多人间的宿舍,为了迎接妻子的到来,他特意租了一间小房安下自己的家。进了家门,妻子的一切还是那样冷淡,高天的任何亲昵表

  示,她都淡淡拒绝,就连同睡一床,也不愿连理胴体。高天知道大事不好。果然,等待高天的不是什么暖巢燕尔,而是“离婚”二字!她千万里来到美国竟然是要与他离婚!高天怎么也接受不了这个事实。他呵护她、责问她、祈求她,可她离意已决,难以挽回。厮磨与纠葛一个多月后,高天见回天无力,就只好弃“家”出走,住进了朋友家。这一走他再也没有自己的家了。

  ■被放逐的心灵

  高天已被彻底击垮了。即便将自己沉浸在最动人的音乐旋律中,也无法平静下来。他再也不能正常学习和工作了。那段日子,高天打工打不下去了。他开汽车送比萨饼,常常魂不守舍地拿了比萨饼,又把它忘在了店里,然后开著空车赶到目的地,再急忙返回取饼。送比萨饼有规定:30分钟必须送到,否则饼凉了顾客就要退货。高天的精神恍惚,导致了顾客的多次退货。老板见此非常愤怒,常冲著高天大喊:你再要这样,我就开除你!其实老板心里非常有数,他知道高天掉魂了。此时高天还未察觉到隐藏在心中的痛苦,已使他出现了严重的心理障碍。像他这样因为情绪失控而严重影响学习和工作的人,通常需要接受治疗。学习音乐治疗的高天,此时意外地成为班里第一个接受音乐治疗的学生。

  ■找到自己心灵的钥匙

  那天,高天一如平常到校上课。课间休息时,同学们都出了教室,高天无精打采地一个人想著他与妻子的事坐在教室里发愣。这时,他的大胡子教授手里端著一个生日蛋糕,后面跟著一帮子同学唱著生日歌进来了。走到高天跟前时,高天才从心事中惊醒,问:给谁过生日?大家说:给你过生日。高天这才想起今天是自己的生日,看著眼前对他如此关爱的师生,激动的眼泪哗啦啦地止不住流了出来,他把一切都忘了。教授说,现在我们把这堂课的内容改一下,高天在生活上遇到一些事情,让我们大家来帮助他。教授让高天面对一个墙角坐著,给了他一面大鼓,在他对面又放了一把椅子。这在心理学里叫空椅子技术,是一种心理投射。教授对高天说,你想象你太太就坐在你面前,你把你心里要对她说的话,用你的鼓声告诉她。当时高天觉得这跟幼儿园小孩玩过家家儿差不多,不以为然地连说没事没事,他拒绝老师和同学对他进行治疗。教授一定要他坐下。高天坐下了,按老师的要求想象著妻子就坐在自己面前,开始敲鼓,一边敲一边说著心里话。实际上这些话他天天都在脑子里对自己说,这一开口,就如决堤之水滔滔不绝,他控制不住自己了,也停不下来了。这些天在脑子里翻滚的话,从他嘴里不断地涌了出来:说他这么多年是怎么过来的,说他在外面这么想妻子、孩子,这么辛勤劳累地为了妻子、孩子,难道夫妻之间就一点感情都没了吗?他越说越激动,越激动就越敲鼓,后来就像疯了一样地敲……教室里的每个同学都有一件乐器,大家都在支持、帮助他。随著高天的鼓声,大家也附和著一起将手中的乐器疯了似的吹的吹、敲的敲,教室的房顶都快被掀翻了。高天一直都沉浸在忘情的诉说中,也一直在发泄著心底的怨恨。他的手在不停地颤抖,几乎拿不住鼓槌了。突然,鼓槌一下脱手飞向天花板,他浑身颤抖不止……猛地一下冲了出去,狂奔到厕所里失声痛哭……敲鼓是为了帮助高天发泄积压在内心的痛苦,这只是音乐治疗的最初阶段。此后,高天的老师通过各种不同旋律的音乐,配合专业治疗手段帮助高天。半年后,高天终于走出了心灵的阴影。这次痛苦的人生经历,也意外地为他彻底领悟音乐治疗提供了最真切的经验。在此后近五年的留学生活中,高天以他热情的心态,努力汲取著专业知识。他希望通过自己的所学,帮助更多心灵上出现严重障碍的人。

  ■跟随音乐的方向

  飘泊十一年之久的高天终于回到了中国。很快,他创建了第一个音乐治疗专业研究所,成为把音乐治疗专业引进中国的第一人。与此同时,他还从前妻那里争来了对女儿的监护权。第二年,他与一位比他小15岁的女子结为伉俪,高天真可谓苦尽甜来,日子过得充满阳光。有了爱情的力量和亲情的慰藉,高天在音乐治疗事业上不断取得新成果。很多患者上门来向他求助,其中有自幼遭遇过不幸的少女,也有翻不过眼前沟坎的汉子;有曾经红极一时的明星,也有一生怀才不遇的学者。一次,一个情绪低落、神魂怠倦的女子找到他。高天一看就知道此女子患的是抑郁症。他就和她随意聊起来。不聊不知道,一聊吓一跳,原来这位女子在中学时代竟是一名大红大紫的电影明星,后因成长过程的体形变化及种种原因,没能在电影事业上坚持下来;同时由于读书时过多把精力用在演电影上,以致大学也没考取。从此,她便成了一介平常女子,结婚、生子、在外工作、回家下厨。如果能够这样平平静静地过也罢了,问题是在单位有位领导经常无视她的尊严,她的自尊心不断受到伤害,她的性格变得越来越内向,她不愿与任何人交流,更不愿向人提起自己曾有过演电影的经历。高天针对这位女子的情况开始了音乐治疗。音乐治疗主要是通过音乐旋律和节奏来调动患者发挥自由想象。高天的音乐响起,他就让那位女子想象前方有一条河,她沿著河边走去,看河水的倒影。高天问:你看到自己的倒影了吗?女子说看到了。高天问:怎么样?女子说很丑,很狼狈。这是第一次治疗的反应。第二次,高天让那女子想象前方有个大草坪,一位姑娘正在草坪上随著音乐旋律翩翩起舞,那女子向姑娘一步一步走近。高天问:你看姑娘怎样?她说很美?真的很美吗?真的很美!高天兴奋地告诉她:那姑娘就是你。她说不会吧,我哪有那么美呀?高天说你就有那么美,这位美丽的姑娘与你的灵魂有著化解不开的重影,否则你就不会想到她。是吗?我真的还好看吗?是的,你是美丽的,但是你必须打起你的精神,扬起你的气质,使出你的张力,调动你的弹性。所有美丽的事物,如果失去这些,就是一张皮,一层壳。那女子觉得高天的话说得非常有道理,她慢慢开始寻找自信。高天对她一共进行了六次治疗,使她一步一步走出了抑郁的阴影,现在她在单位里,领导也不无视她了,自己的工作也显得有成就了。高天认为自己留学期间的磨难,成全了他对音乐治疗专业的特有造化,是他人生的一笔巨大财富。从1997年到现在,高天已治疗了200多名出现严重心理障碍的患者,并将音乐治疗引入到医院手术前后病人的心理治疗与康复及临终关怀治疗中。目前,高天已招收了近十名音乐治疗研究生。面对身边快节奏的现代社会生活,有人说,高天无疑是运用现代科学手段修复人们疲惫心灵的先行者。2003年,中央音乐学院将正式开办音乐治疗本科班。在高天看来,中国现在的当务之急是要培养更多的专业人才。音乐治疗、心理治疗等现代化医疗辅助手段,将更多地满足于中国医疗事业向人性化发展的需要。他希望有一天,音乐治疗能在中国生根发芽,能帮助更多的人,通过音乐走出心灵的阴影。


标签: